聚会吧
当前位置:首页 > 小品剧本库

小品剧本库

于洋白鸽方向小品《冰雪奇缘》台词完整版

演员:于洋 白鸽 方向 陈嘉男 陈亮 东团

于洋:摆你的大胯,摆胯,请放松你的胯。

方向:你在干啥呢?停停停,不是那个,你干啥呢?

于洋:守韬哥,我告诉你,我只想让你看一看我们团整个出来齐不齐。

方向:齐不齐我不管,我快冻死了。

于洋:守韬哥穿得有点少。

方向:不是你说,我让你过来给我和白鸽策划表白,你带大雪山里边来,蹦野迪来了?

于洋:蹦什么野迪。你也是穿这么少,你怎么不找个背风的地方看呢,来,闪开,闪开。让咱们守韬哥上那个雪坑里,躲一躲。

方向:你让我穿的这身,说越精神越好,我现在再跑雪坑里不更冷吗。

于洋:别起哄别起哄,办正事办正事,你多天不是让我帮你表白吗,你把心放肚子里,我一定给你要表爱的这个白鸽,一个大大的惊喜。

方向:哎呀妈呀,我很期特呀,什么样的惊喜?

于洋:你想,咱们这个地方,选得多厉害,这是哪儿,这是唱们北大湖滑雪场,我工作的地方,你就看这满山遍野,你听没听过那话,记住了,冬奥在北京,体验在吉林,就咱这个地方。

方向:兄弟。你确实有点误会我的意思了,我是让你给我找一个有花有鸟,能让我跟自鸽终身难忘的地方,花呢?

于洋:花,这全是自花花的大雪花,一抓一把,要多少有多少。

方向:那鸟呢?

于洋:鸟,一会来的是谁?

方向:白鸽。

于洋:那鸽子它不就是鸟吗,是不是。

方向:那怎么能让我跟这只鸟终身难忘?

于洋:终身难忘,你想,如果你们两个人在这谈上三天三夜,一动不动,你别说身难忘,我都能让你俩下不了炕。你信不信。

方向:我找你给我策划,我算是脑袋里有泡,我走了。

于洋:回来回来回来,有啥泡,真正的硬流程还在后面。

方向:还有啥流程?

于洋:看着,记住我教给你的没,听好我的口令,大家,看好我的手势。

合:答应他,答应他。

于洋:我还有让你们扯横幅。

合:在一起在一起。

方向:太好了,大好了。快点吧,我着急了。

于洋:小点儿声吧,这挺冷的。

方向:可不咋的,冻脑瓜子。

于洋:你瞅你这冻的,说话都是带节奏的呢,你怎么还。冻脑瓜子这事,我万万没想到,四服是(穿)少了,你说你出门戴个帽子,来来把我这个戴上,来来把我这个藏上,这不就好了吗。

方向:我是这儿冷,整个脸蛋子都冷。

于洋:那我戴这帽子那还能不够长,你往下窜,对了对对对,你看这,你看这漂不漂亮。

方向:就给我留三个窟窿眼。

于洋:把你最迷人的地方全都露出来了。

方向:那帅吗?

于洋:老帅了。

方向:帅就行。

于洋:别光笑,我之前告诉你,给你拿那个对讲机,充上电没有?

方向:你放心,那电充得足足的。

于洋:那就行,那就行,赶紧准备去吧。

方向:那我就去山上准备了。

于洋:快点快点去。

方向:辛苦,辛苦大家,各位。感谢。太好玩了。

于洋:大伙儿别笑了,这是我最好的哥们,一会大家卖点力气,把这个事给它办圆满了,能明白吗?赶快去准备,别忘了,我手势手势,下去,快,快点。

(音乐)

于洋:亲,亲爱的小妹妹,你都多大岁数了,你还小妹妹,这是接着信儿了是不是,这咋还化妆出来的。

白鸽:啥眼神我化妆了吗,人家就打个底。

于洋:哎呀妈呀,你这是打个底,那你要是把妆化全了得啥样?

白鸽:那可老迷人了,最明显的就是,两个眼睛一张嘴。

于洋:挺配。

白鸽:快说吧,叫我过来干啥?

于洋:说是来不及,咱直接展示吧。你站这儿,马上开始,别动。

白鸽:啥意思?

于洋:惊喜惊喜,听我心令,听我口今,看我手势。

合:答应他答应他,在一起在一起。

于洋:来,这,上,你,上。

白鸽:停停。

于洋:在哪呢?别撒,别撇,人没来呢,一看都不是,人没来呢,冒场了,回去回去。这个有点那啥,别着急,你先停会,在哪呢,在哪呢?说话说话。

白鸽:说啥说啥?在你跟前呢,扯这干啥?

于洋:这怎么跑你那了呢?

白鸽:该说不说,咱吉林这雪是真纯,堆那雪人都成精了,我刚一来,就有一个成精的雪人,穿套白西服,嗖一下就奔我跟前儿,冲对去了,我临走,吧嗒,还把这玩意扔给我了,我当时还懵了,我现在明白了,这一切都是你安排的吧。

于洋:那个,可以这么说。

白鸽:整得挺浪漫。

于洋:还行。

白鸽:你臭不要险,想追我,没门。

于洋:我误会了,你也误会了。

白鸽:我误会啥,就你们这些男人那点小心思,我还不了解吗,从我刚刚一来,你看我那个眼神就不对。

于洋:你让大伙看看,就她化成这样,你说哪个男人看她的眼神能对。

白鸽:我理解,你们看我的眼神不对,证明你们是正常男人,有的时候我就特别的频恼,你说我为什么长得这么漂亮呢?你说我除了美我有什么,我一无所有啊,可是你说,为什么你们这么多男人就这么迷恋我呢,我想不通。我跟你说,每次我走到街上,就那些男的就看我那眼神,那恨不得都盯肉里头,我要是回头看他们一眼,那把他们激动得那真是,上蹿下跳东躲西藏的嗖嗖的,还是给我接生的那个阿姨,形容我形容得通透,这丫头长的是,无法无天呐。

于洋:那你确定那个阿姨说的不是无力回天呐?

白鸽:都这时候了,你跟我死抠那俩字有意思吗。

于洋:那倒是。

白鸽:我告诉你咱俩没戏。

于洋:不是咱俩没戏,这样这样,那个白鸽你这样,你再给我一次机会行不行。

白鸽:干啥,你要干啥?就是越得不着的就越好是不是,行行行,大过年的满足你,我就再拒绝你一次。

于洋:行行行就这一次,那个什么,听好了听好了,来,听我口令,看我手势。

合:答应他,答应他,在一起,在一起。

于洋:行了行了,别撒了别撇了。

白鸽:扔多少都没有用我告诉你。

于洋:下去下去,没看人没来,又冒场了。在哪儿呢?下来下来下来吧。

陈亮:爸下来了。这孩子你说说。爸才走多长时间,这就想爸了?你呀,从小就是,真是的。

(音乐)

于洋:停,别放音乐。

白鸽:马鹿啥,给我过来。

于洋:咋的了?

白鸽:我问你他是谁?

于洋:我爸。

白鸽:对自己下手挺狠呐,我想跟你做朋友,你居然想让我当你妈?就非得成为一家人吗?

于洋:白鸽。

陈亮:马鹿晗。

于洋:爸。

陈亮:整的什么事,是,我单身,但你不能什么样的都找吧。

于洋:你这就误会了吧爸。

陈亮:怎么的?

于洋:这你要找我也不能给你找这样的,找这样的也对不起我妈。

陈亮:你找这样的,你也对不起你妈吗?

白鸽:你俩当我面说这个对得起我吗?

于洋:对不起。

白鸽:叔叔,马鹿晗过去。我万万没想到,就像你这么正直的老人,怎么能培养出这样的儿子呢。

陈亮:我儿子怎么的了?

白鸽:还怎么的了,跟我表白,我不同意,完了就把你给整来了,以为你来了,我就能给您这个面子,不好意思,您在我这也没面子。

陈亮:马鹿晗。

白鸽:真受不了。

陈亮:整的啥事,你有女朋友,那嘉男怎么办?

于洋:嘉男怎么办,该怎么力怎么办吧,她知道也无所谓。

陈亮:你心咋那么大呢。

于洋:咋的了?

陈亮:行了,我给你兜着吧。

于洋:你兜啥呀。

陈亮:你别管了。喂,嘉男。

陈嘉男:叔叔。

陈亮:你到哪了?

陈嘉男:我都到了。

陈亮:你回去呗。

陈嘉男:我刚来,不回去了。

陈亮:那挂了吧。我兜不住了,我兜不住了。

于洋:你别添乱了爸,嘉男,你来的正好,一会我让你见证一下,什么叫真正的幸福,好不好?

陈嘉男:好。

于洋:你要参与进去。

陈嘉男:行。

于洋:会张罗不?

陈嘉男:我老能张罗了。

于洋:那就行,赶紧赶紧。你别站这,你站这不合适,上那边看,上那边看,去去。这回人可全了,该下来了,来,听我口令,看我手势。

白鸽:哎呦我的妈。

合:答应他,答应他,在一起,在一起。

于洋:停停停,嘉男你是不是看明白了?

陈嘉男:我看明白了,这不你跟她求婚呢吗,来吧,祝你俩幸福。

白鸽:幸福啥,我这么一会儿我都拒绝他两次了,我不同意,三次。

于洋:不是,嘉男,你别瞎说话,嘉男,我跟你说,这个事不是说像她说的那样,你过来,你看,就是你家鹿晗的眼睛,能看上她不。你瞅那红嘴唇子,哎呀我的妈,这家伙像要咬人似的,你看这还穿一身红衣服,这小个头一穿红衣服,你看那小红鞋,像不像小龙虾,你再看你穿的,你穿小龙,你穿就是小龙女。主要是啥呢,她穿这个裙子,谁大冬天穿裙子,对不对,大冬天穿裙子那不有病吗。你穿裙子,你有病。好了,出院了,痊愈了,快,大冷天的,你别凉着,你说你老跟我在这配合啥。

陈嘉男:我不是跟你配合,不是那人到底谁啊,你俩干啥呢在这。

白鸽:我给你介绍一下吧,他呢单方面追求的我,但你放心,他我是看不上,不会最你抢的。

陈嘉男:叔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?

陈亮:你问他吧,我兜不住了。

于洋:你什么兜不住了。

陈嘉男:马鹿晗,我告诉你,今天就因为这事我必须得跟你分手。

于洋:这可不行,我说实话吧,来来来,我替我朋友在这研究给她表白呢。

陈嘉男:编,接着编。

于洋:这咋还不信了呢。咋整?

方向:我回来了。

于洋:上哪了,上哪了,上邮去了?

方向:都怪你,都怪你,都怪你,你让我穿这么一身白西服,还给配了个白帽子。我刚爬到半山腰,就被那铲雪山,当成雪人给我推走了,幸亏我腿脚倒腾得快,要不然这会儿我都雪雕了。



相关文章

相关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