聚会吧
当前位置:首页 > 小品剧本库

小品剧本库

郭阳郭亮崔大笨小品《访谈之揭秘》台词完整版

演员:郭阳 郭亮 崔大笨

崔大笨:哥,咱俩一起办那个少儿培训中心,这招不上来生啊。

郭亮:这不有俩学生了吗已经。

崔大笨:你还好意思说还两个学生,你还好意思在这儿说,那有一个学生,你连教都没给人教明白,人家长要退学费,你不给人退,家长满大街撵你,腿都给你撵折了,你还不知道咋回事。

郭亮:你提这事干吗。

崔大笨:哥,我有个招,你不行的话,咱哥不在那访目做主特人吗,给他打个电话,采访一下咱俩,咱俩有名了,这招生不就好招了吗。

郭阳:抓住时事热点,剖析社会前沿,您现在收看的是,国内高端访谈类节目,非常访谈之揭秘,那么今天我们有幸请来了两位嘉宾,让我们掌声有请,崔大笨老师。你好。(音乐)下一位。好,那么下一位老师,也是来自这所学校的老师,郭亮老师,让我们掌声有请。

郭亮:主持人好,观众朋友们大家好。

郭阳:咱们开始今天的谈好吗?

郭亮:好。

郭阳:那访谈之前我想先问一下,郭老师你那腿怎么折的?

崔大笨:我替他回答。他那腿让家长给撵折的。

郭亮:什么家长给摔折的,哪给家长撵折的,不是,你别听他说,什么家长给撵折的,不是,我这个是怎么折的,我啊,我不喜欢绘画吗,我专门马骂场采风去,采风,有一匹马,叫家长。

郭阳:那马叫家长?

郭亮:对。我得画这马,我从上到下,从里到外,我就画这匹马,到画马肚子的时候,没成想,这马,坐下了。

郭阳:你在马裤裆下边画的是吗?

郭亮:错,是躺在它裤裆下画的。

郭阳:没坐你脑袋算万幸呗。

郭亮:追求细节吧。

郭阳:行,那别说这个了好吗。这么着,听说你们俩开了一个少儿艺术培训中心。

郭亮:对,我们俩自己创办的。

郭阳:那今天来到我们的节目,说说吧,名字叫什么?

郭亮:会老多才艺了。

郭阳:是,我知道你们俩会老多才艺了,我是问你俩那个少儿机构的名字叫什么?

崔大笨:名字就叫会老多才艺了。

郭阳:这么随意吗,这名字起的。不是,这名字谁起的?

郭亮:我们俩一块儿起的。

郭阳:就这个名字还需要两个一起起吗?

郭亮:对。

崔大笨:那费老长时间了。

郭亮:对。

郭阳:你起的什么?

崔大笨:我起的是会老多才艺。

郭亮:那了,是我起的。

崔大笨:点睛之笔啊。

郭亮:谢谢。

郭阳:今儿真遇上高人了。

郭亮:谢谢谢谢。

郭阳:好啊,会老多才艺了,培训学校。

郭亮:对。

郭阳:(喷)对不起啊。

郭亮:你什么意思啊?

郭阳:塞牙了,塞牙了,塞牙了。

郭亮:你这时候塞什么牙啊你。

郭阳:别别别,咱不说这个名字了好不好,崔老师我问一下啊,您现在在教这些学生的时候呢,您主要是主攻他们什么?主教他们什么呢?

崔大笨:那就比较多了,比如说口技,模仿,才艺,盲人按摩。

郭阳:这个副业就别说,好吧。咱就说才艺都有什么,口技。

崔大笨:口技。

郭阳:那今天来了这么多朋友,给我们展示一下好不好。

崔大笨:展示一下。

郭阳:可以吗?

崔大笨:我呢,是一个农村的孩子,特别早上起来,我们家公鸡天天早上叫我起床,那公鸡往那个房上一站,发出的声音都是这样的。公鸡完了之后还有母鸡呀,母鸡下完蛋了,母鸡的声音就不怎么好学了。这是母鸡,那个时候,跑过来一匹骏马,马跑在砂石路的声音是这样的,驾,吁。

郭阳:这个马是叫"家长"吗这个马?不是我就问一下,但是您学的刚才我听,吁,是驴吗,您学的是驴是吗?

崔大笨:主持人,太没有生活了,我学的是马,马跑在砂石路的声音是,驾,驴就不一样了,驴是这样的,这就是驴。

郭阳:这个是驴。这个学得还真不错。

郭亮:别说啊,你这畜生学得还真像。

崔大笨:你骂谁呢?

郭亮:什么呀不是。

崔大笨:你骂谁呢?

郭阳:别别别,你们俩别动手别动手啊。

崔大笨:不是他说。

郭亮:我不是那意思。

郭阳:我给你解释一下,他真的不是那个意思。

崔大笨:啥意思?

郭亮:他其实是在夸你,他是说你的声音,学得跟畜生一模一样。

崔大笨:啊。不好意思,郭老师,我误会了,我有点草率了,对不起对不起。

郭阳:坐。我问一下郭亮老师吧,您在这个学校里边,主要是培训什么呢?

郭亮:主持人,我跟你说,我这,我主攻绘画。

郭阳:绘画,那你就来绘画不就完了吗。

郭亮:因为我也是投名师访高友。

郭阳:这话说的,这么多年了,学画画你还找了个老师呢。

郭亮:必须得有师承啊。

郭阳:哎呦,老师叫什么呀?

郭亮:老师叫,主持人你这儿有水吗?

郭阳:要水干什么?

郭亮:说我们老恩师名字之前,我必须先漱漱口。

郭阳:你们这老师这么脏呢?

郭亮:什么叫脏啊,你这主持人怎么这么说话。

郭阳:废话,你这说老师之前,你漱口干什么呀?

郭亮:漱完口再说我们老恩师的名字,是对这老东西。

郭阳:什么?

郭亮:老人家的尊重。

郭阳:差点儿把实话说出来。没水啊,咽两口睡沫赶紧说吧,这等着呢,齁热的。

郭亮:得,对不住老恩师了。我们老恩师叫,马保罗。

郭阳:马什么?

郭亮:马保罗。

郭阳:马保罗这名怎么听那么熟啊。

崔大笨:给你五连鞭。

郭阳:他说的是那个,是那个吗?

郭亮:不是这位,我们老师不会功夫。

郭阳:他这也不叫功夫。坐吧坐吧吧。行,那怎么着,今天您带来什么自已的作品了吗?

郭亮:今天我还特意带来了一幅我得意之作。

郭阳:得意之作。

郭亮:得意之作。

郭阳:好,给我们大家展示一好吗?

郭亮:对,我放在那儿了,放在那儿里了。

郭阳:在那,给家展示一下,太好了太好了。

郭亮:这是我酝酿了很长时间,我的构思,还有构图,大概在半年吧,我才画出了这幅我认为可以说是传世之作吧。

崔大笨:主持人,不是我当着郭老师面前夸他,这画画得真是惟妙惟肖啊,你就是华佗再世。

郭阳:华佗是大夫,胡说八道,什么都不懂。

郭亮:我的这幅画是有寓意的,叫《我要和平》。

郭阳:我要和平,这样,我先问一下郭老师,就您这幅画是穿着开裤时候画的是吗?

郭亮:什么呀。

郭阳:这个,不是,这叫得意之作?

郭亮:这个是得意。

郭阳:那我问下您,就现在上面这两只鸡,这。


 


相关文章

相关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