聚会吧
当前位置:首页 > 小品剧本库

小品剧本库

赵海燕闫光明小品《特别的家访》台词完整版

演员:赵海燕 闫光明 张小伟 欧阳振锋 闫猛 马天女

赵海燕:一家养活一个爹,早上送晚上接,知道我说的是谁吧,对,就是那个神兽,终于把他盼大了,到了高中了,高三了,再有半年就完事了,你说现在这学校这作业整得五花八门的,给孩子留的作业叫合家欢的一天,说实话,我还哪儿整合家欢去,我跟他爸都离婚半年了,我没敢告诉孩子,没办法,我还得给人家舍着脸打电话,求人家,回来陪我们,把这作业做完,照一张照片往北一交,完事了。你说啥人呢,打完电话定好的点。

闫光明:大妹子,那个,我已经到我前妻家门口了,那个地址门牌号我都给你发去了,记住你的任务,秀恩爱,就是秀,你把她秀昏过去,你就赢了。欧了。那个,是赵海燕家吧?

赵海燕:进来得了,扯那些没用的。

闫光明:赵海燕女士,你好。

赵海燕:闫光明先生,你好。

闫光明:这一晃儿离婚半年了,你还挺好呗?

赵海燕:别提了。

闫光明:咋的,不好啊?

赵海燕:一提我都能乐出声来,自打离婚,我是腰不酸,腿不疼了,一口气闷五瓶我还不醉,我还找一个男朋友,那叫高大威猛帅气。

闫光明:羡慕,佩服,自愧不如。我也找一个,那是娇小温柔可爱,你说气人不。

赵海燕:跟谁俩呢。

闫光明:跟你俩呢。

赵海燕:去去去,出去。

闫光明:确定?

赵海燕:臭显摆啥。你赶紧滚,滚。

闫光明:退一步海阔天空,再见,来不及握手。

赵海燕:你赶紧回来。

闫光明:怎么的?

赵海燕:让你给我气的,我差点把正事给忘了。

闫光明:有啥话赶紧说,我还得去跑车呢,放心,只要不提复婚的事,啥都好使。

赵海燕:你咋想得那么美呢,我还跟你复婚,儿子,留的作业,叫合家欢的一天。

闫光明:是啊。

赵海燕:完了,你赶紧回来配合把这作业做完得了。

闫光明:不是我问你这个事,就是我这个半年没在家,你跟孩子咋交代的?

赵海燕:我说你进去了。

闫光明:啥玩意?我犯啥事了我就进去了我?

赵海燕:你不进山了吗,你进拉木头山里也没信号。

闫光明:这么个事啊。

赵海燕:我告诉你,我可没跟孩子说,你别整漏了。

闫光明:你放心吧,漏不了。这意思咱把这个合家欢戏演足了,有饺子吃呗。

赵海燕:你咋想那么美,我压根就带你份。你闻闻味我都算你赚着了,整急眼我让你闭气。

闫光明:不是,你这饺子我一个我也吃不着啊?

赵海燕:吃啥啊,这半截,我跟孩子的,这一帘,给我那未来男朋友的。

闫光明:这一帘子都给你那男朋友,一个人吃,他能吃这些?猪羔子。

赵海燕:猪不猪也比你强,猪还知道回家呢。

闫光明:我发现你这叨叨叨,净叨叨那个没用的,我不回家我玩儿去了,我干啥去了。

赵海燕:你爱干啥干啥,反正跟我也没啥关系了。

闫光明:行了,我也不跟你计较,今天是我为了我儿子回来的,我也不跟你馋这几个饺子,抓紧。

赵海燕:你说我就纳了闷儿了,那咋的,就是娇小可爱的女人就相中你了,她是这儿有病,她还是这儿有病啊。她就瞅你这理汰的样,她咋,她稀罕你身上这味儿啊她?

闫光明:她就得意这个味儿呢你说。我也纳闷儿了,你说那个高大威猛英俊潇洒那个男人,咋就能喜欢你这叨叨叨这么一个老娘们呢你说?

赵海燕:他就喜欢我这劲儿。

张小伟:海燕,我买点年货给你送来了。

闫光明:谁啊?

赵海燕:我男朋友。

张小伟:不是海燕,不是怎么的,你这是答应我了?

赵海燕:什么答应你了,你不是喜欢我,追求我吗,表现的机会来了,我前夫。

张小伟:他啊?欧了。

赵海燕:你看你每次来拿这些东西,我都吃不完。

张小伟:那必须的。前夫哥,你好。

闫光明:我说海燕,这就是你说那个所谓高大威猛英俊潇洒,能吃能喝的猪羔子呗?

张小伟:你说谁是猪羔子呢?

闫光明:怎么的。

张小伟:你会说话不。

闫光明:怎么的。

张小伟:什么叫猪羔子?我今天,我隆重地给你介绍一下,我叫张小伟,是海燕女士的男朋友。另外,给我睁开你那个猪眼,好好给我看看,你仔细看看我,我哪里我不高大,我哪里我不威猛,我哪里不英俊,我哪里我不潇洒。

闫光明:潇没潇我没看出来,我看倒挺傻。

张小伟:你说谁傻呢,你再说一遍来。

闫光明:我说你咋的。

赵海燕:小伟,你干啥呢?

张小伟:海燕,你俩已经离婚了,我现在是你的男朋友,那怎么你还向着他呢,放不下他啊?

赵海燕:信任我不?

张小伟:信任。

赵海燕:我不是给你发微信了吗?

张小伟:啥时候给我发微信了?

赵海燕:我怎么没给你发微信呢。

张小伟:你根本没给我发微信。

赵海燕:我给你发微信了,你看看你手机。

张小伟:你根本就没给我发微信,我的手机始终在我手里,我手不离机,机不离手的,根本就没接到什么信息。

赵海燕:你看这不关机了吗,关机了。

张小伟:那是我昨天晚上忘充电了,自动关机了。不是,发微信那是啥事?

赵海燕:那个,这不是孩子留作业吗,要求是合家欢的一天,完了我就把他给请回来了,配合我们拍完照片,完事他就走了。

张小伟:你看你这么一说不就明白了,多简单点事,就是现在孩子有作业了,必须什么得合家欢,必须得让他回来,暂时回来一会儿,完了应付一下子对不对,应付以后完了他就走了,走了以后就不回来了,以后就谁也不管这事了,谁也不可能搭理谁,不就这点事多简单点事。

闫光明:不是,你这嘴是租来的,着急要还给人家?

张小伟:不是,你这话啥意思?

闫光明:啥意思啊。

张小伟:啥叫嘴租来的,这玩意儿我是爹妈给的,随身带的,再说,我租不租的,你是干啥的?

闫光明:我是干啥的,你是干啥的?

张小伟:你管我干啥的呢。

闫光明:那你管我干啥啊。

张小伟:那你回来干啥啊?

闫光明:我回不回来干啥,我愿意干啥我干啥。

赵海燕:你俩干啥呢?

张小伟:海燕产,我没干啥啊,你问他干啥啊这是。

闫光明:我没干啥。

张小伟:你没干啥你在这儿干啥呢。

闫光明:我干啥不干啥,你管我干啥。

张小伟:你是干啥的,你该干啥去啥去。

闫光明:你是干啥的。

欧阳老师:有人吗?

闫光明:你干啥的。

张小伟:你干啥的。

闫光明:你干啥不干啥的。

欧阳老师:有人吗?

张小伟:干啥的?        

老师

欧阳老师:我干啥的,那个我是闫猛同学的班主任,我叫欧阳。

赵海燕:老师,那个咋的了,我们孩子在学校惹祸了?

欧阳老师:没有没有没有,今天就是过来,简单地做一次家访,了解一些情况。

赵海燕:那你有啥事跟我说吧,我是他妈。

闫光明:我是他爸。

欧阳老师:你好。

闫光明:你好你好。

欧阳老师:那这位是?

张小伟:我也是他爸。

赵海燕:他是他爸。

张小伟:啥玩意儿?

闫光明:你干啥你?

赵海燕:老师来了,别整漏了,为了孩子能忍会儿不?

闫光明:为了孩子能忍。

赵海燕:你能给我演下去不?

张小伟:那是肯定能,我都是他爸了,能不演下去吗。

闫光明:去去去,去边拉去。

赵海燕:那个老师,那个是啥,就是我。

欧阳老师:这个是爸爸,这个呢?

赵海燕:他爸爸的爸爸。

欧阳老师:爷爷。

张小伟:啥啊,你这老师当的,这不是我说你,这连辈儿都不会排,啥爷爷,得叫叔叔,叫张叔。

欧阳老师:行,张叔好。不对,孩子姓闫,那他爸咋姓张呢?

赵海燕:那啥,我爱人随他妈姓。

欧阳老师:叔叔看着真年轻。

张小伟:年啥轻,都四十八()了。

欧阳老师:那感觉跟你儿子也没差几岁。

赵海燕:那个什么老师,不好意思,我家情况比较复杂,那啥,我婆婆后找来的后爸。

欧阳老师:不好意思,我嘴久了,多说了。

赵海燕:没事没事没事,来来老师,来来,请坐请坐。

欧阳老师:行。



相关文章

相关评论